唐诗之路 / 诗路概况 / 唐诗之路外的风景——追忆竺岳兵先生
唐诗之路外的风景——追忆竺岳兵先生
2021-09-10    王松青    浙东唐诗之路    点击: 1215

最近重读王小波先生的杂文集,那句话仍然念念不忘:一个人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一个诗意的世界。王小波的人生未必诗意,他少年时期在糟糕的社会环境中如履薄冰,青年在云南苦寒之地当了知青,青年读书留学美国,壮年写杂文,写小说,不久即逝世。但看他的小说和杂文,他的文字世界足够诗意,他学识博杂,逻辑通透,有足够的幽默感和丰沛的创造力,他的小说有趣,他的杂文还是有趣。当然我的文章并不是为写王小波先生的,而是要写给竺岳兵先生。

相较于王小波先生,竺岳兵先生的人生经历更为丰富。他在襁褓之中就在大哥的背上感受诗词,少年时代弃文从军(他原名叫岳斌,后自己改名为岳兵),后又想当一名作家,曾当过右派,修过公路,当过厂里的工程师,创办过企业,管理过风景旅游。在王小波先生已经逝世的年纪,他开始找到了自己要从事一生的事业——研究李白和唐代文学,并且最终做成了这件事,他发现了唐诗之路,并使之成为了一个专有名词和热门名词。

在竺岳兵先生的人际交往圈子中,有早已仙逝的学界前辈高人,有至今活跃于学界的名流,有地方文史学者,有山野村夫,有学生群体,有县市一级的各地政要及基层干部,也有商人企业家。能和一群人打成一片,那可能靠的是专业技能,如果能和很多人打成一片,这肯定需要交际能力和人格魅力。在这认识的所有人当中,我可能是一个异数,我与先生认识于十多年前,至今仍碌碌无为,但他对我很亲近,喜欢和我聊天,愿意与我分享心事,在他临终的那段时间里,我经常陪在他身边,他也仍经常念叨我。
有关我与先生的往事
有时候出门在外,先生向人介绍我时,会说这是我的朋友,我的内心诚惶诚恐,论年纪,论人望,论学识,这都不该是朋友的关系。我也不敢用亦师亦友这个词,先生对我的恩情和教诲,没齿难忘。

我和竺岳兵先生的相识源于高中同学王蓓告知了我唐诗之路QQ群,先生是群主。2006年的秋天,我还是一名大三的学生,刚加入这个群还没说上几句话,当时正为了助学贷款的事而着急。我在无意中发了一句牢骚,说到世道的不公。他要了我的号码,马上就给我打电话。他告诉我,这个事不用急,他告诉我他认识我们学校的一个老师,或许能帮得上忙。他说,你去找他,只要跟他说一句话,说有关竺老师官司的事(这是场旷日持久的官司,跟竺老师相交的学者朋友最为清楚,一拖二十年,耗费了很多光阴),请你咨询下中院的高院长。

第二天早上,课余时间,我就真的去找了当时为校长办公室副主任的盛老师,老老实实向盛老师说了这句话,盛老师马上给竺老师打了电话,竺老师在电话里就很自然地谈到了我,就这样轻轻巧巧地引荐我认识了盛老师。

我曾无数次回想这件事,回想一次感动一次,感动老师帮我这个陌生人,更感动他为我想好了一点都不令我难为情的方式。如果我贸贸然地去找盛老师,向他介绍我是某某某,这样就显得甚为尴尬,经他这样一转,就变得极其自然了。

那年寒假,我放假回到家乡,去了先生的住所,那是一所老旧的台门,从狭窄的小道,再进入一个小门,再根据门上贴的示意图,一路寻进去才找得到正门。

我进了房间,他还端着饭碗在电脑前,那天我们闲聊,其中的内容已无法还原,我至今依然记得是他说的两句话:“马克思并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但马克思的唯物论肯定没错。”这是第一次有分量的人正面肯定我的怀疑,我的内心有些兴奋,这等于是为我打开了一扇天窗。关于这方面,后面还有一件事情,在一次闲聊中,他说到了历史书上的北上抗日问题,他说那个时候北边哪来的日本人,都在东边待着呢,读书读书,尽信书不如无书。这是一番醍醐灌顶的话,令我思索良久,我受十几年教育,从来没有老师说过这样的话,在此基础上,我后来接触QQ群和网络,才从教科书的藩篱中挣脱出来。我后来思想观、价值观的转变,这是最初的两次冲击。

鲁迅关心青年的事迹早已被传为美谈,成为鲁迅先生光辉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先生爱才惜才,也值得一说,十几年前,唐诗之路早已是热门名词,也是许多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选题之一,这些人慕名前来请竺先生指导,他都来者不拒,不仅热心指导,提供学术资料,还免费提供饮食和住宿。在我之前,有位比我长几岁的青年喜爱文字,甚有才华,先生屡次都去看望他,并带给他一些打印纸。后来还有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爱好研究新昌方言,也下了很大工夫,积累了很多材料,先生甚为爱才,曾经冒着严寒冰雪送他回家,在他毕业后,先生表示愿意提供生活费供他深入研究。

当年我也曾想写一篇关于若耶溪的论文,专门求教于他,他跟我仔细讲解,可以从哪些方面入手,并送了我一套《绍兴史纲》,专门作为参考资料,可惜后来竟未能写成。

2008年的春天,我去了四川成都上班,将近一个月之后,就发生震惊世界的汶川地震,那段时间,先生天天与我保持联系,问我的情况,地震后第二天就开始下雨,他就跟我说,不如回新昌吧,这种天气容易产生疫病。我说这段时间,车票会比较紧张。那就坐飞机。他跟我说,我有些支吾,可能我钱还不够。当年的工资是1500元,一张机票的钱也是1500元,因为刚去那边,房租什么的一付,确实比较紧张。他跟我说:把卡号告诉我,我今天就打给你。我内心涌上了一股暖流,虽然我当时结清了工资,自己付了机票钱。但这个事我一直都没忘记。第二天,我买了成都到杭州的机票,坐大巴到新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我敲开唐诗之路的门,先生和氧吧还在午觉之中,看我到了,就一起开始吃午饭。原来他们提前做好了午饭,专等我回去一起吃。

后来的一段时间,我一直住在他家,他为了宽慰我心,让我不要急着找工作,他怕我是受了地震的打击,造成我心理的问题,在他家里帮他做一些事情。

之后,我来由于工作的原因一直未在新昌,辗转于各地,平时跟先生也只有在网络上沟通。我特别怀念之前待在一起的那几个月,先生会在群里高呼一声:临泉高致去。然后驱车前往县城周边的山里,有时候是晚饭前,去吹一阵风,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然后回来。有时候则是晚上,一起去赏月。有时候,我们则会将车停在庄稼地的周边,摘一点点瓜果蔬菜,享受一下“偷”的乐趣,在外地的那些年月,我经常怀念起这样的时光。

关于先生的那些特点
先生常说:“做人要比强者更强,要比弱者更弱。”这句话,不仅包含了尊严奋斗,同时也包含了宽容和悲悯的情怀。

有两件事最可以说明。

几十年前,他创办了建筑公司,搞得还不错,但后来因为忙于政府部门的工作,公司让人代为管理,结果就被侵占了,他开始打起诉打官司。这场官司,兜兜转转,一直打了二十多年,他一直不肯认输,一直打,一直打,直到后来终于赢了。在正式执行之前,侵占他公司的人来了他家一趟。他说,只要他认个错,向我服一声软,我愿意分一半的财产给他。但是他没有。他一直痛恨这场官司大大侵蚀了他搞研究的时间,但他也从未后悔陷入过此泥潭的举动。我知道,他期盼的正义,一定不能缺席。这是强者的心态。

在邻居的眼中,他深入简出,一天有10小时以上的时间是坐在电脑前的,基本也没有邻居来串门。其实风声雨声经过他耳朵边。当年办唐诗之路论坛,他也写散文小说,他写了六号台门,写的就是他的邻居,一件件趣事如数家珍,一个个鲜活的人物跃然纸上。有一天他跟我说一位女邻居的故事,那位女邻居曾被一位医生骗当了小三,后来因为女邻居生了女孩而被医生抛弃,他跟我说这个女人令人佩服,她在与命运抗争,然后跟我讲女人打官司为自己争取利益的事情。

从著作的角度来看,先生的成果并不算多,两套丛书也没出完;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先生的成就不可谓不高,他发现了唐诗之路。社会科学领域的发现,就相当于自然科学领域的发明,一项发现,足可以名垂青史。而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成就,先生的韧性取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成功学之后,有一句话开始流行,努力不一定能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不会成功。是的,先生的成功,是经过了百般的努力,先生的勤与苦,坚持与奋斗,已经有太多的文章介绍了。

在他离世前的三个月左右,当时他已经在病房多日,他还依旧忙碌着,召集我们这些走的比较近的人开会,关于近期的工作,关于未来的规划,并布置任务。他思路清晰,仍有万丈雄心,觉得未来可期。

后来的情况急转直下,他住进了重症病房,医生也表示无能为力了,于是家人们打算让他落叶归根,回到家乡,回到家乡的时候,奇迹出现了,他看起来神志越来越清晰,只是嘴还不会讲话。听从了医生的建议,亲戚们找了一支老山参炖给他喝,情况一点点在变好,先生又回到了医院的病床上。

那段时间,先生逐渐恢复了讲话,身体也一点点在恢复,偶尔有时候声音还是很洪亮,我也开始相信奇迹,有一个晚上,我在陪床。我跟他讲作家马原的神奇事迹,用以提升他的信心,我也跟他讲,他有着比常人更强的意志和精神,现在最难的一关已经过去了,正在一点点地回复,只要对自己有信心,就一定能完全康复。他的表情有些怀疑,对我说,真的行吗?我说,一定行的。那时候我的内心也是相信,一定行的!

五月中旬的某一天,当时他还住在vip病房里,晚上我在陪床,第二天一早,他叫醒我,跟我讲了许多话,他说他一生交游无数,但年轻一辈还经常保持来往的也就是我了,他也希望我的未来能越来越好,说他想开始写一本关于他一生的传记,由我执笔,他会把之前的资料包括日记,每天的大事记等内容供我参考,两人一起完成,另外他也讲唐诗之路,讲现有的资源和条件,谈关于接下来的发展和规划。临近尾声,他忽然跟我说,这说不定就是遗言了,当时他精神奕奕,思路清晰,脸部还比较饱满,我断然不会往那方面想。谁想一语成谶。

先生在一个细雨绵绵的晚上驾鹤西去。

半年多来,一场新型冠状病毒正在全球各地肆虐,如果先生还在,他一定会热切关注整个事件,哀民生之多艰,叹国家之多难,恨体制之不端。我也一定会跟他互通信息。然后先生已去,天地寂寥。我想,这对于先生也是幸事一件,去天堂之乐土,不用再哀痛和愤怒人间之不幸。
关键字: 竺岳兵,王松青,鲁迅,
相关文章
剡溪──唐诗之路 - 2021-03-17 08:57:46 - 点击: 3006
竺岳兵研究“唐诗之路”情况综述 - 2021-03-17 08:57:04 - 点击: 1688
寻踪绍兴山岭古道 - 2020-12-02 23:21:55 - 点击: 1257
竺岳兵先生的学术之路 - 2020-12-02 12:39:03 - 点击: 1180
概况 - 2018-12-29 14:54:08 - 点击: 6729
【公告】本站联系方式 - 2018-12-27 15:10:58 - 点击: 1480
传承,并创造“经典”:刘跃进《走进经典的途径》 - 2018-08-06 08:13:46 - 点击: 2131
曼德拉 - 2017-10-12 08:47:55 - 点击: 1423
天姥山得名神话轨迹 吕洪年 - 2017-10-06 21:17:02 - 点击: 2077
对王国维思想学术的阐释,陈寅恪的这段话至今无人超越 - 2017-06-02 11:08:33 - 点击: 1380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时间 作者
更多评论...
发表评论
内容:
  1.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
  3.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浙东唐诗之路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4. 网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网站中的任意内容。
  5. 网站内所有的文章版权归原文作者和浙东唐诗之路共同所有,任何人需要转载社区内文章,必须征得原文作者或浙东唐诗之路授权。
  6. 网友提交者发言纯属个人意见,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1991-2015 新昌浙东唐诗之路研究社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
:::浙江绍兴新昌县南明街道永安巷6号 电话:0575-86027224 :::
::: 选用本网站文章和图片,请置名本网,否则为侵权。 :::
::: 备案序号:浙ICP备11031647号:::
公安备案号: 33062402000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