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之路 / 创作文苑 / 游在千岛湖的感慨
游在千岛湖的感慨
2013-05-23    海棠依旧    唐诗之路    点击: 2347

                        游在千岛湖的感慨

        

       512日,我们在桐庐游览了“瑶琳仙境”后就开车直达淳安县,住宿在“36都连锁酒店”。13日早晨7时半,我们的车子向千岛湖进发,不到九时,就停在了“千岛湖”的大门前。

       “千岛湖”的大门真阔绰,真端庄。一座硕大的石雕牌楼高高矗立、迎面敞开,四根方形大石柱顶起官帽似的大盖头,中间写着“锦山秀水”,其下一副柱联,在我眼中一亮,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忘了告诉身边的妻子,独自挤入蜂拥的人群中,首先将柱联摄在我的照相机里,唯恐它们逃走似的;接着吟诵起来:上联出的是“白玉盘中嵌翡翠”,下联对的是“水晶宫里浸乾坤”;好一个“嵌”字,写出了千岛湖的水和岛的亲密关系,突出它们的靓丽、雅致!这个“浸”字,也真想得出,它让千岛湖的气魄喷薄而出。要不是团队的朋友赶来告诉我妻子急着找我,我还会痴痴地站在牌楼下读了想,想了读……

       过了千岛湖牌楼,我们被导游小姐带到船埠头。导游小姐说:“记住,今天就在湖中游,乘坐的便是这艘‘花都号’;上上下下千万别坐错了!”这时,我抬头一看,见浩浩的湖面上,是蒸腾而起的濛濛水气,许多游船影影绰绰地飘荡着;往眼前一看,排列着许多像我们乘坐的“花都”号一样的“形同名不同”的各种游船,它们完全像穿着盛装的礼仪小姐,蓄势待发。于是,我想,这千岛湖是淳安县的聚宝盆,它为淳安百姓赢得了源源不断的金钱。我们嵊州市虽然也早有开发的“南山湖”和“百丈飞瀑”,可只名噪一时,没有与时俱进,最终上不了盘碗、成不了气候,当然变不成日进斗金的聚宝盆。

                                                                        (一)

       导游小姐讲过,我们在千岛湖的“一日游程”里,第一个景点是“登高俯瞰”——上“梅岭绝顶”。

       梅岭绝顶,200多米高,从湖面突兀而起,全被浓密的树林包裹着,真像一颗嵌在白玉盘中的翡翠。从湖面的岭脚到岭顶有一条石阶铺成的山岭。我们走出“花都”号船舱,冒着35度初夏之热,就踏着这条石阶逶迤而上;原以为会汗流浃背,哪里知道并不感到热不可耐。原来盘来绕去的石阶通道全隐在密密的树林里,连丝丝点点的阳光也不多见,只有飕飕凉风,从树林里钻出来与我们亲热,我们感到一路清凉。

       到达岭顶,别有天地。蓝天就在我们的头顶,我们伸伸手也好像可以抓到云块;多情的山风拂过水面来到我们身边,浩淼无垠的水面于是呈现出多颜色的绿,奇妙迭变,望不到尽头。据说这千岛湖有大中岛屿1078个,常见的有398个,照理这岛屿应该星罗棋布了,可我们站在这绝顶,望得见的只是寥寥落落的几个,其余的都隐没在蒙蒙的烟雾之中了。走在绝顶上的游客,表现了极大的欢乐和兴趣,有拍照的,有瞭望的,有望着长空仰天歌唱的,也有俯瞰湖水指指点点的;更多的浪漫却属于游客中的年轻人,他们成双作对地在这里尽情地亲昵着,似乎要留下“岭顶游”的美好。我看到了树立在岭顶上的石碑,镌刻着郭沫若先生的一首题诗,便产生了兴趣,高声朗读起来:西子三千个,群山已失高。峰峦成岛屿,平地卷波涛。诗,写得很平实,也很明白,当然耐读;说出了1959年农民移山填海、挖山造湖的情景和成果,显示了千岛湖的形象。可我总觉得字里行间似乎少了点郭沫若先生年轻时的炽热。我本来对这位在新文化运动的旗手一直心怀尊敬,可在文化大革命中,他的表现让我失望了,他居然也会屈服于淫威,看风使舵,像歇斯底里大发作,来了个全盘“自我否定”,说:“我以前所写的东西,严格地说,应该全部把它烧掉。”他这带头一“烧”,不知烧掉了我们中华民族的多少经典!

       哦,天可变,地可变;有时,人不可变。我不禁油然想起前不久嵊州市越剧团在北京演出的现代越剧《马寅初》,它震动了京城观众。我们嵊州的马寅初,也真了不起,他能够为信仰、为真理而处“惊”不变;他说的“碎骨粉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是何等宝贵的坚定不移呵。

       马寅初先生和郭沫若先生都是伟人,都有建树于历史;但是,在某种重压、高压面前,骨头的孰坚孰脆,品性的孰高孰下,就显示出来了。


                                                                         (二)

       从梅岭绝顶下来,走进“花都号”,好像屁股还没有坐热,我们就到了第二景——神龙岛。导游说,这里可以看蛇、看猴,可我们不去;我们就欣赏 “人妖歌舞”表演。

       人妖?!我早就听说过,可从来没有见到过。 “‘人’的后面怎么与‘妖’搭配了呢?莫非让我们看看变成了妖魔的人?”我心里正嘀咕着。这时导游给了我们明确而简洁的解释。

      原来人妖是泰国人,他们出生在多子女的家庭里,多子女的爹娘穷于抚养,当孩子二三岁时就卖给了“人妖公司”。这些二三岁的男孩子,在“人妖公司”里经受“肢体柔软、女性突出”的训练:直到具备“柔、软、纤细、婀娜、修长”的特点了,直到“男人女性化”了,就“出山”赚钱了。

       哦,人妖原来是“男人女性化”的;我听了心里有些沉重。可我好奇,一上岸,就走进了那个人妖表演场。看人妖表演的很多,这个足可容纳上千人的阶梯式表演场早已坐得人满为患了。我和妻子无非随便找了个位置而已。

       人妖歌舞一开始。首先出场的是三个人妖:他们齐唰唰地边歌边舞,扭动着纤细的腰肢,于是胸、腰、臀、腿,便像水蛇一般地舞动起来,流动显妩媚,自然出风韵:我惊异了,难道他们本来是男人?男人会有高耸挺拔的胸部,男人会有白皙红润的肌体,男人会有翘而突的肥臀?你听,他们唱出的歌声,细而柔,脆而丽,娇而润。看着人妖的飘然舞动,全场鼓起了暴风雨般的掌声,有的还附加着尖叫、呐喊和嘘声。可是,我沉默了。一个男人从小经过痛苦的肢体磨练,从幼儿到成年经过无数的激素注射,达到了这般结果,或者说成了赚钱的能手,是做人的成功吗?是人生的辉煌?我真的不忍继续看将下去。我沉吟有晌,心里唱着:

       人妖表演令人惊,襁褓被卖受苦辛。男性消去变女性,激素注进成畸形。

       卖笑高歌人称颂,舞到中年鬼敲门。忍看狂欢心在痛,美貌无非假作真。

       在轻歌曼舞之中,我偶尔听到有人说:人妖是活不到“知天命之年”——五十岁的。这时我内心凉飕飕的,兴味索然!

       当我与妻子默默走出歌舞场时,我急着要向人们说的是,这种把人当做玩物的戏耍,实在有辱于人们自己,我看应该收场了。


                                                                         (三)   

       下午,一点许。我们的“花都号”驶出神龙岛,停在了龙山岛下。这里因为有个“海瑞祠”而闻名。我们虽然只是平头百姓,但是我们怀念海瑞、敬仰海瑞,海瑞是百姓的官。

       海瑞(15141587),明代著名政治家。海南琼山人,字汝贤,自号刚峰。他自幼攻读诗书经传,博学多才;嘉靖二十八年(1550年)中举。曾经在这淳安任过知县。期间,推行惠政新策,屡平冤假错案,打击贪官酷吏,坚守清廉自律,深得民心。

不过,我真正认识海瑞是在著名史学家吴晗先生写了那出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以后;因为旷古未有的制造亿万人民走向苦难和死亡的文化大革命,就发端于“四人帮”姚文元发表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现在,历史宣判了这伙跳梁小丑可耻、可悲的下场,改革开放了,正本清源,吴晗先生虽然在受批判、被逼害中凄然死掉了,但他得到了平反、昭雪;海瑞的刚直不阿、不畏强暴、不怕失败、清正廉洁得到了应有的肯定和颂扬:我们也格外地尊敬他们。真是,批判者作批判而遗臭万年,受批者因被批却光照历史。

       当我们夫妻俩观赏“海公祠”牌楼式的大门时,牌楼的金碧辉煌、雕梁画栋、翘角飞檐、金装银饰让我们傻眼了,我们心里有说不清的滋味。海刚峰会热心于此?海汝贤会喜爱这些?

       在《明史·海瑞传》里有这样2段写海瑞的文字:

      “迁淳安知县。布袍脱粟,令老仆艺蔬自给。总督胡宗宪尝语人曰: ‘昨闻海令为母寿,市肉二斤矣。’”

      “卒时,佥都御史王用汲入视,葛帏敝籝(yíng 箱笼一类的竹器),有寒士所不堪者。因泣下,醵(jù  凑;集金为敛。”

       这样的海瑞会让当前的一些共产党干部汗颜的:我们的干部中有寒酸到 ‘为母寿,市肉二斤’的吗?我们的干部几乎没有一个没有别墅、娇妻、金屋、公子(或千金)的,可海瑞当官到死,清苦到连自己的棺材本钱也没有,令佥都御史王用汲 醵金为敛”,这是一种怎样的清贫?海瑞清廉自律的精神确实是彪炳史册的,多么值得颂扬!

       现在的“海公祠”,为后代的当官者所建造,如此奢侈铺排,要是海瑞公地下真的有知,他还躺得住吗?

       我站在被周围高大树木环绕的“海公祠”牌楼前沉吟有时,心里不禁又一次歌唱起来:

       树木森森,水风阵阵。海瑞公祠,堂皇逼人。高昂巍峨,飞金贴银。

      为人一世,唯享抗争。廉洁自律,清贫一生。怜贫惜苦,全力为民。

      作奸犯科,毫不容情。无愧“刚峰”,邪魔惊魂。堪称“汝贤”,道德标本。


                                                                         (四)


       在龙山岛的对面,不到100米处,便是梦园岛。它们俩一水之隔,紧相毗邻。两岛之间,还有座桥,叫状元桥;它把两岛联成一体。许多年轻人,从龙山岛去梦园岛不坐船的,直接走这座状元桥。

      这座状元桥,真像火车的一节节车箱,可仔细看也不像;因为火车车箱无论上下左右都是关闭的,而状元桥除了底部用木板铺设而做桥板外,左右是保护行人的铁丝网,固定在上下各2根粗大而壮实的铁索上,一节与一节之间,建有亭榭,四角翘起,红瓦顶天,真像一顶顶的状元帽。人们走在上面,“晃啊~晃啊~”地“荡悠悠”,据说抓住上面的铁栏杆使劲摇荡而安然,便可以“得好运”、“中状元”。年轻人何乐而不为?我亲眼看到好多年轻人走在桥上同时发力,这状元桥于是大大地摇摆晃荡起来,而桥上没有一个被甩到桥下而成落汤鸡的;看来他们都得了好运,不过中不中状元我就不得而知了。说句实在话,到状元桥能这样动作,没有点胆量和能力是无论如何不行的。我远地看看也胆战心惊,要是上去晃荡,那肯定是两股颤颤、寸步难行了。我们上了年龄的人都求安全、贪安逸,哪里敢去“状元”呢?我们是笃笃定定地坐着“花都号”到了对面梦园岛的。

梦园岛上有个状元祠,供的便是“明朝三百年,科名第一人”的商辂。

      商辂是个了不起的英才。他是连中三元(省试第一名中解元,京试第一名中会员,殿试第一名中状元)的文臣,这在中国的科举考试史上也不多见。他历任明代英宗、代宗、宪宗三朝重臣,官至内阁秩一品事(宰相),政迹显赫,为一时名臣。

不过,我这里着重要说的是商辂的“状元路”,他三元连中,当然有他特别的聪明、才智:他记性好,过目不忘;他领悟快,一点就通;他专研深,理解完美。但是,一个天才具备了灵感和才气的同时,还必须有孜孜以求、锲而不舍的勤奋。商辂的勤学苦读在当时也是颇负盛名的。有一则人物传,曾经这样记述商辂的学习生活:

      “明代,商瑗的十二世孙商辂,自幼聪颖,少年时到深洞岭仙居书院攻读。早出晚归,十分辛苦。后岳父送他一匹驴,早晚骑驴代步,人称‘骑驴秀才’。”

       由此可见,商辂也是一个“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灵感”的人。这里,我特别要赞美的,是这个“骑驴秀才”所显示着的“骑驴精神”。我们为父母者,都可以带着子女去千岛湖梦园岛走走,去“科甲第一家”的状元祠看看,甚至可以去“招好运”的“状元桥”上荡荡;但是,要紧的须在那里具体而正确地领略一下“骑驴精神”; 因为这对我们子孙后代的教育、培养子孙后代的成才,确实是至关重要的。

      在千岛湖旅游不觉得疲倦,也不会劳累,究其原因,一是用两腿跑动的机会不多(即使跑动,不在绿茵丛中、就在湖水之滨),一个一个景点,是游船载着你过去的,人坐船中,湖水与你相伴,清凌凌的水波,白花花的水浪,清凉的,活泼的,给你无穷的乐趣;二是各具特色的景点多,给你移步换景的新鲜,给你不断美丽的享受,这样你还会感到困乏和厌倦吗?

千岛湖真美,真让我感慨良多!

                                                                                            写于2013.5.15——2013.5.22..

关键字: 游在 千岛湖的 感慨
相关文章
一部填补文学史研究空白的佳作 - 2015-09-06 08:19:46 - 点击: 3111
浙东唐诗之路(七律) - 2015-09-04 00:46:16 - 点击: 3375
天姥早春 - 2015-06-09 11:18:56 - 点击: 3409
关于征集《敬斋诗词》唐诗之路专辑稿件的启事 - 2015-04-20 14:44:52 - 点击: 3388
后乐先忧 - 2015-03-24 16:42:39 - 点击: 3491
琴韵书香 - 2015-03-24 16:29:35 - 点击: 3598
元旦赠嘉兴朱丽艳女史 - 2015-01-02 09:21:39 - 点击: 3401
李季兰因写歌颂诗而丧命 - 2014-11-19 10:27:06 - 点击: 3594
游在缙云仙都景区的沉思 - 2014-05-23 07:28:20 - 点击: 2979
念奴娇-梨花 - 2014-05-19 18:15:43 - 点击: 2856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共有 8 条评论) 发表时间 作者
重读此文,除了感慨还是“感慨”;赏景岂是目的? 2014-01-13 07:34:34 海棠依旧
张嘎先生,你对郭沫若怎么看? 2013-06-07 15:34:37 海棠依旧
有人这样批评说,郭沫若在当时提出烧他的所有的书,也是他的无奈,是他的韬晦之计。这说得通吗?他这样的新文化运动的旗手承认自己在新文化战斗中的成果应该烧掉,在当时的全国引起了多大的反响?他这样带头一烧,烧掉了多少的经典,无论古代的还是现代的?他,郭沫若真的“推”了烧经典之“波”,“助”了烧经典之“澜”啊。什么“韬晦”,什么“无奈”,完全是一种拍马奉承、看风使舵!想想马寅初,批判他的人口论,多么“雷霆万钧”,又多么“摧枯拉朽”,可他动摇了?他一点也没有,他理直气壮地说:“真理是不怕批的,也是批不倒的!”而且公开宣告“碎骨粉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这是什么?这就是中国人民最可宝贵的硬骨头精神。我们一想起他,就肃然起敬! 2013-06-07 15:12:48 海棠依旧
谢谢子矜先生的支持。说句实在话,郭沫若先生的带头一烧,我们中华民族的多少经典就毁在一炬中?其损失何其大呵! 2013-05-24 12:58:07 海棠依旧
支持对郭沫若的批评! 2013-05-23 20:11:56 子矜
更多评论...
发表评论
内容:
  1.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
  3.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浙东唐诗之路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4. 网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网站中的任意内容。
  5. 网站内所有的文章版权归原文作者和浙东唐诗之路共同所有,任何人需要转载社区内文章,必须征得原文作者或浙东唐诗之路授权。
  6. 网友提交者发言纯属个人意见,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1991-2015 新昌浙东唐诗之路研究社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
:::浙江绍兴新昌县南明街道永安巷6号 电话:0575-86027224 :::
::: 选用本网站文章和图片,请置名本网,否则为侵权。 :::
::: 备案序号:浙ICP备11031647号:::
公安备案号: 33062402000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