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之路 / 学界评论 / 试谈现代越剧《马寅初》
试谈现代越剧《马寅初》
2013-09-05    海棠依旧    唐诗之路    点击: 2456

我们嵊州一张精美的新名片

——试谈现代越剧《马寅初》

 

420,我在嵊州市越剧艺术中心又一次观赏了由嵊州越剧团演出的现代越剧《马寅初》。看到了马寅初服膺真理、不屈不挠、刚正不阿这样一个国士典范、民族楷模。在有限的时间和有限的空间里用越剧这样的艺术形式要表现马寅初这样的伟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嵊州越剧团演出的现代越剧《马寅初》确实成功了。

到底怎样让嵊州市越剧团的编剧、导演和演员们做到这一步的呢?

首先,嵊州市越剧团请了好编剧写出了好剧本。《马寅初》的编剧姜朝皋先生,是了不起的编剧家,他曾经荣获“群星奖”金奖和全国五个一工程奖。这回,他编撰的现代越剧《马寅初》,又是功力独到。

马寅初人生一百年,取什么时段?用哪种材料?显什么精神?这应该是姜先生首先碰到的难题。姜先生在马寅初一百年的人生中果断地截取了三个横断面,即蒋家王朝时期、新中国成立时期和文化革命时期;在这样三个历史时期里又提炼出马寅初与反动卖国政府斗、与干扰科学者斗、与革文化的逆流斗的深刻内容,以此推进故事发展,鲜明人物形象,凸显人物性格。

在蒋家王朝时期,着力写出了马寅初“不屈不淫”、“敢言敢怒”的斗士形象,为了民族、为了人民、为了祖国,马寅初与蒋介石的“家天下”斗,毫不留情地揭露蒋、宋、孔、陈在抗日烽火连天的关键时期,“前方吃紧,后方紧吃”而大发国难财的罪行,因而被打入监牢。可监牢只能囚禁他的身子,哪能禁锢他的思想?马寅初在坚持狱中斗争中连国民党的监狱看守也深受教益,思想大变,弃暗投明。

当然,多亏以周恩来为代表的共产党发动并组织了民主先锋、爱国志士、大学学生为主要成员的奔走呼号、积极营救,最后使马老挣脱了蒋家王朝的桎梏,走上了自由之路。经历了这场斗争的马寅初也不再是过去的马寅初了,他丢弃了单打独斗地“改良国民政府”的念头、确立了追随共产党“推翻国民政府”的主张,他已经从民主斗士转变为共产党的坚决拥护者和坚强革命者了。

 

新中国终于诞生了,在这建国初期,多么需要各方有识之士、建国人才的献计献策。马寅初“乆蛰的心儿在燃烧”“ 终盼得神州大地换新貌”,他主动积极地投身到新中国的建设之中,他真的是——

“年届古稀不算老,

还要把建国的重担挑。

张开双臂我把新中国来拥抱,

共产党永远是我的刎颈之交。“

于是,他深入实际、调查研究,提出了“节制人口、计划生育”这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主张。可有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完全利国利民的“新人口论”,竟会横遭全国性的浪滚涛打的大批判呢?又有谁会想到,马寅初的“新人口论”会与 “通过战争、屠杀、瘟疫来消灭人的生命、达到减少人口目的”的“马尔萨斯人口论”划上等号呢?不是马寅初先生具有 “真理是批不到的”坚信和精神,恐怕早就因重压而倒下、或为生存而屈膝了。这完全可以拿曾经对马老的“新人口论”赞扬备至的北大高材生龙智敏为证,他的最后退却、倒戈、叛逆,站在马寅初先生的对立面,完全是因为政治上的重重压力,他这样坦诚而痛苦地对他亲爱的人儿说出了心里话:“上面已经定了性,新人口论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根。组织上要我迷途猛醒,朋友们规劝我莫毁自身。……”

听着这样发自心底的声音,我们又怎忍心责难这年轻人背叛师尊、“反戈一击” 的行为的丑陋呢?

当然,在这反科学的逆流中,几乎使马寅初 “众叛亲离”,可又不乏周恩来总理的关爱、照料和扶持,周恩来曾经亲自请马寅初去西华厅会晤、谈心,马寅初也深知周恩来在这次谈心中要他“认”个“错”的良苦用心。但是,马寅初是大真、大善、大美的伟人,对朋友、对真理心里有一杆秤。在这里,马寅初真切地展示了怎样从“尊重朋友,要作检讨,认个错”而最后到“尊重科学,检讨什么,何错可认”这一心灵历程。他对夫人、儿女们这样掏心挖肺地说:

休怪爸认死理固执任性,休怪爸不体谅你们母女情。我一生追求真理宁鸣而死,到老来怎可以缄默而生。求真知做真人难移本性,学术上昧良知是毁灭灵魂。……为国家为民族繁荣昌盛,我必须坚持真理哪怕粉骨碎身!”

马寅初就是在这样痛苦的思想斗争之后,选择了科学真理,违背了挚友规劝;他坚信挚友最后会理解他的抉择。

马寅初就在这气势嚣嚣的全国性的大批判中当然丢掉了一切官帽,但是,他的“为真理而鸣!为科学献身”的人生却光耀千秋了。

 

我们的人民共和国真是多灾多难,一个接着一个的运动,何曾让人们安下心来切切实实地搞过建设?时到六十年代中叶,发动人为的大动乱——掀起了所谓文化大革命,这场旷古未有的大革命,革了多多少少大学问家、大知识分子的命?革了多多少少开国元勋、建国功臣的命?

恐惧,民无宁日;动乱,国不太平。

马寅初先生,在这场席卷全国的大风暴中当然是抄家、破四旧、大批斗的冲击对象,我们没有理由责怪马寅初先生夫人及孩子们的荒唐,去劝导乃至背着马寅初烧掉了全用心血写成的浩浩几万言的《农书》;甭说是马寅初先生自己,就是稍有头脑的人们看到马寅初 “一生心血的结晶”几乎被烧成灰烬,也会痛心疾首的呵!就在这样风云变幻、祸端迭出的日子里,周恩来总理特地派穿着黄军装的护士来通知马寅初,要他“放心”,中央已经下令对他采取“保护”措施。马寅初听了这样的“通知”,会是怎样的一种心境?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呢!?可是,也是在这样的历史关头,一代伟人——周恩来竟撒手人寰、与世长辞了。这对马寅初是怎样的一个打击?马寅初撕心裂肺地喊出:“总理啊!国家不能没有你,人民不能没有你?”听着这样的呼号,谁都唏嘘难禁的了……

随着舞台所展示的时代变换,矛盾也就这样一个紧接一个,戏也就这样一场紧接一场,马寅初,终于走到了改革开放,终于以九十多高龄的北大名誉校长的身份与北大的领导、龙智敏等教授一起走上了迎接北大“新生”的大道。我们观众的心紧紧贴着主人翁的心而起伏、跌宕,在整个剧场里,时而死水一般的沉静,好像空气也凝固了;时而暴风雨般的热烈,真是全场都沸腾了:构思巧妙的剧情,让戏中的人物与台下的观众形成互动而心心相印!

戏,写得好,还好在戏里有这样一根突出的主线的同时还有多条暗线相辅,譬如,周总理尽管在戏中的份量很重,但他是一个没有出场的人物,他活跃在马寅初的每一个生死攸关的时刻,他是马寅初做人的希望、力量和指路明灯:周恩来形不在而神在,而且是那么突出,这明暗两线安排得真巧。再譬如,北大高材生龙智敏,由马寅初的追随者变为马寅初的批判者、最后又成长为向马寅初心悦诚服地认错道歉的一同走在迎接新生大道上的教授,这样的转换都在烘托着马寅初做人的魅力……所有戏中的人物就这样围绕在马寅初的周围,在一个接着一个的矛盾、冲突里,不断展现性格、张扬个性、显示品质,从而稳稳地让主人翁马寅初立在舞台之上,立在观众心中。

编剧姜朝皋先生的新作《马寅初》写得真好。

 

有了好剧本,要立体起来,还要靠演员在舞台这个天地里的创造。这就不能不说,嵊州越剧团在好导演带领下的一副演员班子在《马寅初》走向成功中所作出的贡献了。如果说,《马寅初》在京城、在杭州的汇报演出,一举轰动,反响强烈,口碑迭起,那么演员们更是功不可没了。

于是,我首先想到的是扮演马寅初的国家一级演员、范派门生张伟忠先生的成功。

我们都知道,越剧在扮演现代人、表现当代事中,难免拿腔作调。何况要表现的是马寅初先生这样的伟人呢?

可是,张伟忠先生饰演的马寅初是成功的,无论是唱、念、做、打,都很到位、很有功力的。譬如戏一开场,序幕一启,我们便眼前一亮,就看到一个巍然的人民英雄:在密集的人群前,于三尺的讲台上,站的是一位身穿长衫的英姿飒爽的演讲者:这就是马寅初!这时“马寅初”的第一声是演讲念白,张伟忠先生这时的演讲是融越剧念白于演讲家的演讲之中,陈词慷慨、气势恢宏,咬字抑扬、感情炽热,一开场就把马寅初的“前脚迈出去,后脚就不准备迈回来”的勇往直前的斗士形象立了起来;于是引爆了雷鸣般的观众掌声。

演讲的念白,不仅是音色,更多的是情感。张伟忠先生演马寅初对国家的爱、对敌人的恨蕴含在念白的字正腔圆中。他说出的“前方将士为抗日救国流血牺牲,我何惜这条老命!?宪兵特务们!有胆量就朝我开枪”真可以令潜藏在人群中的“宪兵特务”瑟瑟发抖。

说的好,不仅仅有越剧的韵味,更多的是演讲家的风尚。

至于唱,我们不要一听到越剧就认定是缠绵的、柔和的、委婉的;越剧也可以是刚强的、激越的、高昂的。譬如,马寅初演讲了“今天四周布滿了宪兵特务”,要他“直的进来,横着出去”之后的一段唱词,张伟忠先生唱得感情激越,声色高亢,十分投入,真是声中有形象、音里出精神,唱出了深沉、愤慨、坚决和果敢;令人震撼。

至于周恩来请马寅初去喝“绍兴老酒”之后回家,与妻子、儿女会面,一家团圆,这时的一段唱啊,情融声里,意在音中。听着听着,马寅初因周恩来推心置腹地畅谈而“大彻大悟”,我们观众也因他唱得入木三分而心动神摇了。

唱词本身是精彩的,经张伟忠先生深刻理解后的一唱,字字有形象,句句出情味,真的大放异彩了。可当你看到戏的高潮,特别是马寅初为“新人口论”事被周恩来邀去西华厅会晤谈心后回到家,向家人诉说、商讨关于自己对“新人口论”应不应该认错、要不要作检讨时的一句句对白和一声声唱词,我们观众真的把心都提到喉咙口了。在这一景里,张伟忠先生真的全力用唱劲、用眼神、用动作、用他能用来表演的一切本领来表演的,太精彩了、太有震撼力了;何况又有夫人在侧的轻轻劝说、女儿在他怀里为他执笔代写检讨这样柔情蜜意的烘托呢?在这一景里,一面是马寅初深知“学术无良知,是灵魂的毁灭!”,一面又了解周恩来找他谈心、做他工作的良苦用心,在这样的两难之下,他怎样选择?他选择什么?在这一景里,他最后的抉择是:“吾爱吾友,吾更爱真理,唯以此耿耿丹心为报。”这是怎样的艰难而痛苦地坚持真理的心路历程?我们看着这场戏,犹如看着马寅初捧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让我们具体而微地看着、体验着要做到坚持真理、坚信科学是多么不易!

果不其然,周恩来完全理解马寅初“不认错”、“不检讨”中的一片耿耿丹心,在马寅初将要受到文化大革命冲击之时,又是周恩来及时地保护了马寅初。可这样一位挚友、一代伟人居然先马寅初而离世,这对马寅初是一个多大的打击?马寅初,悲天悯人哪;马寅初以一个九十多岁的病弱之身“要去见总理,要把这‘农书’(残稿)献给他”,而且说“不去告别总理,我死不瞑目!”张伟忠先生这时表演的马寅初真的是:身在轮椅中,满怀悲苦情。绕灵泣血拜,残稿祭伟人。不仅给观众一个“冰清玉洁、品格崇高”的周恩来形象,而且给观众理解了什么才是“数十年相识相知同襟抱,难得生死一知交”的挚友。看着张伟忠先生在这里龙钟的形态、硬朗的动作、雄浑的唱调、低沉的话音,谁都会觉得“马寅初还活着”!

有一个好的剧本,有一班会演戏的演员,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有饰演马寅初的张伟忠先生,现代越剧《马寅初》真的成功了。

我们嵊州这个越剧之乡,不仅为出了“著名的经济学家、教育家、人口学家,学界泰斗,一个赤诚的爱国者”——马寅初而光荣,同时,也因把这样的伟人搬上现代越剧舞台的成功而骄傲。《马寅初》为我们嵊州锦上添花,它将是我们嵊州一张精美的新名片,它必将传扬全国、蜚声海内外!

                                         写于2013.6.28.

                                         修改于2013.7.7.

 

 

附:张伟中饰演的马寅初

“我难道应该检讨吗?不!”

 

关键字: 试谈 现代越剧 《马寅初》
相关文章
专家学者谈唐诗之路 - 2014/3/17 15:32:35 - 点击: 1829
天生我材必有用 - 2013/8/11 16:36:09 - 点击: 54928
学者倡议建设唐诗之城 - 2012/3/2 8:58:30 - 点击: 3415
[学界评论] 栏目介绍 - 2011/12/31 9:55:44 - 点击: 3074
走出唐诗的“唐诗之路” - 2011/3/9 21:25:44 - 点击: 3903
认识“唐诗之路”独特的山水文化 - 2010/11/15 10:22:33 - 点击: 4012
对开发“唐诗之路”的建议 - 2010/9/30 16:01:42 - 点击: 3628
开发唐诗之路的意义 - 2010/9/30 16:01:00 - 点击: 4211
“唐诗之路”在国内旅游资源中的地位 - 2010/9/30 15:52:02 - 点击: 3888
竺岳兵与“浙东唐诗之路” - 2010/9/30 15:08:05 - 点击: 3925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共有 13 条评论) 发表时间 作者
真好! 2014/1/27 14:23:35 本站
此文已经被2013.11.第四期《马寅初纪念馆专刊》录用。 2014/1/22 16:59:05 海棠依旧
文章是给人读的,我为有人读我的文章而开心。谢谢读者! 2013/9/24 4:51:45 海棠依旧
真的,读剧本《马寅初》也是一种美的享受。 2013/9/17 9:49:16 海棠依旧
《马寅初》于昨天晚已带到新昌县公安局一个小张警官那里;他会打电话与你老联系。 2013/9/13 8:16:27 海棠依旧
更多评论...
发表评论
内容:
  1.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
  3.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浙东唐诗之路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4. 网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网站中的任意内容。
  5. 网站内所有的文章版权归原文作者和浙东唐诗之路共同所有,任何人需要转载社区内文章,必须征得原文作者或浙东唐诗之路授权。
  6. 网友提交者发言纯属个人意见,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1991-2015 新昌浙东唐诗之路研究社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
:::浙江绍兴新昌县南明街道永安巷6号 电话:0575-86027224 :::
::: 选用本网站文章和图片,请置名本网,否则为侵权。 :::
::: 备案序号:浙ICP备11031647号:::
公安备案号: 33062402000437